“据马阵!”魏延沉着脸,厉喝一声,也许今天,这支部队会交代在这里,但他不能逃,在空旷的平原地带,步兵遇到骑兵,只有排起密集的阵型拼死一搏,才能有一线生机,逃跑避战,只有死路一条,两条腿永远跑不过四条腿,那样只会败的更快。   一剑将想要投降的县尉击杀,张既看向周围的士兵,厉声吼道:“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此人乃吕布爪牙,乃国贼,人人得而诛之,朝廷已经派出援军,旦夕便至,如今正是尔等用命之时……”

yjtyjhjethty

怎 么 查 看 那 一 年 注 册 的 y y